行道會起源

貳、如何開始

一、瑞典「宣教盟友」(瑞: missionsförbundet, 英:Mission’s Friend, 行道會的前身)

背景

十九世紀中期,瑞典的基督徒受到喬治·斯科特傳教士的影響,有些屬於瑞典國教國立路德宗教會的信徒,除了參加當時國立教會的主日禮拜和相關活動外,他們私下也會找時間,到彼此的家庭探訪、互相禱告、分享上帝的話語。

那杯咖啡

有一天,他們在喝咖啡的時候,討論到神學上的「贖罪的救恩承擔了神的忿怒」觀念。當時在基督教界,往往會提到因爲人犯罪,得罪了上帝,讓祂非常的憤怒,要用永火來懲罰罪人。若不信耶穌、若不悔改,就必須承受神忿怒的審判,永遠活在地獄之火中。1741年著名的神學家愛德華滋(Jonathan Edward) 就出版了「落在忿怒之神手中的罪人」一書;他使用這篇信息,喚醒了後來十八世紀的大復興運動。因此當時的基督徒,都知道要努力幫助他人脫離神忿怒的懲罰,人必須接受救恩,才能免予神的審判。可是,當這批瑞典的平信徒,喝著喝著咖啡,大家討論著神是一位怒氣滿滿的上帝,突然有人丟出一個問題,「聖經哪裡有記載?」(Where is it written?)。於是,大家開始翻查聖經,查著查著,他們發現這「神的忿怒」與聖經記載的神完全不一樣! 他們發現是神的愛,而不是神的憤怒,啟動贖罪的恩典。是因為神愛世人,所以才有救恩;而不是為逃避神的憤怒,才有救恩。從此,他們開始以全新的思維來查證他們所相信的,「聖經怎麼說」這啓示,從此成為這批信徒最核心的價值。他們認為,不再是講員如何說、也不是教會的信條如何寫、更不是宗派的傳統或規條可以決定人們如何認識、如何詮釋上帝了。What does the scripture says’「聖經怎麽說?」

成立

可是這些不定期的「咖啡聚會」與討論,並未得到當時瑞典國教的國立教會領袖支持。反而,最後他們被瑞典國立教會以兩個嚴重的弊端,强烈指責他們違背路德宗信仰:

1. 聖經是唯一的權柄。 (不是國立教會、宗派或信條)
2. 信徒的教會應該最切近聖經新約記載的教會。 (而不是國家為首、充滿傳統規條的教會)

後來這批不被接納的信徒,於1878年在瑞典斯德哥爾摩成立了一個「宣教盟友」(瑞:Svenska Missionsförbundet, 英:Mission Friends)。第一任會長是Erik Jakob Ekman (1842–1915),而其中另一位成員就是後來成為第二任會長,上述提過的,瑞典神學家王敦昌博士。該會在2003年改為瑞典宣教盟約教會Mission Covenant Church of Sweden, the Svenska missionskyrkan)。在歷史記載中,那些年,他們非常有抱負與使命感,他們的聚會有三個特徵:

1. 有開放的講台 - 任何有天賦的人都可以講道。
2. 有開放式的討論與問答 - 提出來的議題,會先由大家評估是否恰當進行討論,然後才做一個整體討論。
3. 有親密和溫暖的團契。

而且他們在1880年派出第一批傳教士到俄羅斯宣教、1881年「走出去,讓所有的人成為弟子」、1881年對世界各國的宣教使命開始,到達於當時的比利時殖民地-剛果宣教、1890年差派韓宗盛、任大德 (Rev.F.Rydgàrd) 、梅寳善 (Rev.A.D.Johansson) 及樂傳道 (Rev.O.F.Wickholm) 到中國宣教、 1905年「給人民聖經」是當年他們年會的主題,因為許多傳教士第一件事就是學一門新的語言並翻譯聖經,同年4月5日第一本完成的聖經翻譯以剛果文-kikongo文出版。而就在成立宣教盟友的時期,瑞典同時開始吹起移民風潮。有好些瑞典Mission Friends的盟友,因著生活需要,離開了瑞典而航海到美國新大陸發展(當然也有去了美國最後又回到瑞典的人)。 這批Mission Friends在瑞典所曾受到敬虔主義與摩拉維亞主義影響,主張透過由愛而出的信心生命,在頭(神學)與心(行動)取得平衡,也鼓勵以實用性與成長性的「講道」方式帶出服事。因此,到了美國後,他們成為後來所成立的行道會最有力的力量。

二、美國行道會

背景

在1868年當時,在美國奧古斯塔大主教區內,有4個都是從瑞典移居到美國的新移民傳教的團體: 
1. 內華達州的Swede Bend
2. 伊利諾伊州的蓋爾斯堡(另取名為「路德宗第二教會」 )
3. 伊利諾伊州的弗林
4. 伊利諾伊州的芝加哥

瑞典福音派路德宗宣教協會成立

有一位從瑞典移民到美國的馬丁申鼎(Martin Sundin),他原在Erland Carlsson牧師所牧養的以馬內利路得宗教會(Immanuel Lutheran Church) 聚會。但Martin Sundin 期待加入一個較為ren formsamling (純潔)的團體,而不只是一個奧古斯塔期待的民間教會。覓尋一段時候而且失敗後,他於1868年開始,在自己家的小木屋內開始帶領小組聚會。並在同年1868年12月26日, 與Carl August Björk 牧師一起先成立了 芝加哥「瑞典福音派路德宗宣教協會」(The Swedish Evangelical Lutheran Missionary Society) 。
1869年6月9日在瑞典移民流通的一份報章Augustana paper. Gamla och Nya Hemlandet (Old and New Homeland) 中刊登了這樣的紀錄:

「有一個會議將於7月5日至6日舉行。會議的目的是尋求實現一個彼此更密切聯繫並建立更相近的協會,以促進在美國同胞和不認識上帝的異教徒間的宣教工作。我們相信很多人都有跟我們一樣的信念,認爲我們需要這樣的一個團體。」

1869年7月5-6日舉辦的這個正式的聯合聚會,非常順利。而這,就是美國行道會的前身。

行道會(Covenant Church)成立

1885年2月20日, 在古森伯格 Erik August Skogsbergh 牧師建立的伊利諾伊南方聖幕禮拜堂裡,瑞典福音路德宗宣教會 (The Swedish Evangelical Lutheran Mission Synod) 和瑞典福音路德得宗聖安斯卡裡會 (The Swedish Evangelical Lutheran Ansgarii Synod) 舉行了一個宣教聯合會議。這次在芝加哥戈城舉行的會議,有35間教會與63名牧者代表出席。他們都是來自瑞典國教信義宗背景的一群基督徒,都是為進行基督宣教的工作。1885年2月20日當天的成立感恩會,蔣牧師主講時以經文詩篇119篇63節:「凡敬畏你、守你訓詞的人,我都與他作伴。」為題。蔣牧師本身是一位強而有力的宣教家,在講道時,他特別重視基督徒的聯合,他發揮的盡致且語言動人,其中有幾在各代表心中構成一股極強有力的印象,且影響了以後所有會議的方向:「世界所有的基督徒,皆是同一天父上帝的後嗣,有同一的救主,信心相同、盼望相同、愛心相同。」當天的詩歌就是記錄在The Covenant Hymnal: A Worship Book詩歌本中。他們在會議中以61票一致同意結盟在一起,並將其稱為「美國瑞典福音派行道會」(Sweden Evangelical Covenant Church)。

柏克牧師(Carl August Björk) 當選成為這行道會的第一任主席,並續任了25年(1885-1910)。在最初的十年裡,他同時擔任教會的主任牧師和行道會的主席,柏克牧師幾乎缺乏組織行政能力,而上帝卻安排了李公(David Nyvall,「李公」仍是中國早年大家對他的稱謂) 從1895年起擔任行道會聯會秘書八年。從組織架構來看,行道會聯會的年會是最高管理者,也是做最終決定的地方。每個行道會可派兩名代表參加年會,而主任牧師經常作為代表出席年會。年會的地點會在全國各地舉行。

成立的名字、目的、方式

取名「美國」是因為它是在美國設立的,但為了要表明他們都是瑞典的移民,所以也加上「瑞典」;而Covenant 是代表瑞典福音路德宗宣教會、瑞典福音路德得宗聖安斯卡裡會和其他基督徒的教會「結盟」,彼此為宣教而結盟。他們彼此同意三項結盟的方式。第一,將致力根據聖經新約所記載的方式,進行福音、宣講和宣教的工作 (而不是只限於教會內的活動)。同時第二項結盟宣告聖經新約是完全無誤的律(聖經是唯一的權柄),並且聖經是他們教義、信仰和生活的指引,以「聖經怎麼說」為首,而不被宗派或信條所綁架,更不為信條而爭論(只要符合聖經,都應接受)。第三個結盟方式,是在教會治理中,採用最寬定義,允許盟約的教會/團體,可用會友制或長老制,或其他符合聖經的原則。這理念可追溯至18世紀敬虔主義的新生鐸夫(Nicholaus Ludwig von Zinzendorf ),他相信「真理一旦變成系統,人就會失掉了真理。」

【下一章】

中華基督教行道會聯會

22042 新北市板橋區莊敬路8-1號12樓

電話:(02) 2831-7585

同工專區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