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道會起源

參、宣教事工 - 中國

一、背景

美國行道會從剛成立不久後,在1889年就開始差派宣教士到阿拉斯加。並在翌年,1890年開始差派宣教士到中國。中國在遙遠的地方,並不是一般瑞典新移民所能接觸或耳聞的地方,他們如何得知這片大陸需要基督?
從歷史我們知道深愛中國的戴德生宣教士在1865年創辦了內地會(China Inland Mission, 現今英文名為Overseas Missionary Fellowship, OMF),為要召募一批可以遷往中國內陸地區長期工作的傳教士,將基督教信仰傳入中國內地。1886年底,戴德生在完成中國內地萬里行之後,深覺內地會面臨巨大的需要,於是他召集內地會在各省的監督在安慶開會。經過三期的禁食禱告後,他們發起為在1887年內地會要招募一百位新同工到中國的禱告。這在宣教歷史上著名的「一百名宣教士」(The Hundred missionaries) 共有超過六百名英國基督徒志願參與內地會的工作,內地會從中揀選了一百零二人,經過訓練就差派他們前往中國。而在這102人中,卻有一位瑞典宣教士符愷勵(Erik Folke)成功加入全是英國人的團體中。後來,更創辦了向華人宣教的瑞典差會-瑞華會(Evangeliska Östasienmissionen)
「一百名宣教士」的故事引起很大轟動,挑起許多人對中國的興趣。1888年,慕迪邀請戴德生在美國一個大型學生大會中講道。有了該次的基礎,不久後戴德生便在美國成立了內地會的分會,招募美國人加入到中國的宣教工作。三個月後,戴德生就帶著首批十四位年輕的北美宣教土前往中國。
英國人戴德生和瑞典人符愷勵(Erik Folke) 兩人在中國的宣教奉獻的故事深深激勵著瑞典宣教之友對中國的負擔,成爲了當時美國行道會仿效的榜樣,因此,在1889年美國行道會的年會上,大家決議,在繼神學院、新移民事工與阿拉斯加宣教之後,最重要之事就是開展中國的宣教事工,並差派一位宣教士到中國與已經在中國的瑞典行道會宣教士一起服事。這中國的宣教差派模式,也變成是美國與瑞典行道會共同合作的宣教事工。

二、第一批宣教士成立了「傳道會」

在1890年10月,美國行道會差派了第一批宣教士馬德盛( Rev. P. Matson ) 夫婦和王倫夫婦來到中國,先與瑞典宣教士定居在樊城。後來他前往進駐湖北襄陽。剛開始的時候,他們的生活甚艱難。對美國當時的宣教士來説,到中國宣教的概念和他們的世界觀都是非常陌生。之後於1891年,在中國大陸湖北省創立,當時名為「傳道會」。隔年,清朝光緒十八年(1892年), 於樊城開設教堂。
同一年,1890年初期瑞典行道會也聽聞戴德生為中國內地的呼召,決定差派去傳教士韓宗盛、任大德 (Rev. F. Rydgàrd) 、梅寳善 (Rev. A.D. Johansson) 及樂傳道 (Rev. O.F. Wickholm) 等來華宣教,駐武昌,首設佈道所于武勝門。他們對這呼召的回應,很快就成爲當地的一綫曙光。短短的兩年(1892年),不懼要面對環境的適應、語文的困難和當地文化的學習,這批傳道會的宣教士,就能在中國的内地--新疆疏附縣 (今屬喀什噶爾) 開闢出第一間傳教所,並且還陸續在新疆其他周圍的縣市開拓,後來多建立了一間教會和三間傳教所:莎車府(1895,今莎車縣)、1906 年麻城正式設立教會、1908年疏勒縣(疏附)、1912年英吉沙爾(今英吉沙縣),並在宜昌、沙市、黃州也有些宣教的進展。
看似一帆風順的開拓成績,其實來得非常不容易。當其中一位宣教士被丟石頭和毆打,而另外兩位瑞典行道會宣教士梅寳善及樂傳道)被殺後,他們被迫重新思考並改變原有的宣教模式。

三、更名為「行道會」

這些分別從瑞典行道會和美國行道會到中國的宣教士,或多或少仍能被人嗅出他們沾有富開朗(August Hermann Francke) 的新敬虔主義思想。他們相信,透過人的更新變化來改變世界 (transformation of the world through the transformation of man)。因此,當教會日漸穩固時,他們也在新疆南部陸續開設不同的醫院、孤兒院、學校和印刷廠(在疏附),幫助了無數的中國人。他們堅持「真正的基督教,必是能使社會為之一變的行動者」;不單單聽道,也要行道。在1906年,將原本翻譯爲「傳道會」的Covenant Church更名為「行道會」, 有南行道會(瑞典行道會)和北行道會(美國行道會)之分。美國行道會以湖北的荊州、襄陽為宣教的主要工場。瑞典行道會在華的會長是文明盛牧師 (Rev. F.A. Wennborg )駐宜昌,幹事是能守仁牧師 (Rev.I.Ehne) 駐黃岡。而美國行道會在華的會長是雅國成牧師 (Rev. I. W. Jacobson) 駐南漳,副會長畢德深牧師 (Rev.J .Peterson) 駐荊州,幹事古淑良女士 (Mrs.A.C.Conradson) 駐襄陽,司庫孫景福小姐 (Miss H. M. Johnson) 駐漢口。
這兩國的宣教士邊開拓邊修正,他們的新模式才漸漸趨成熟。1909年,行道會維持其教育為重的理念,瑞典與美國行道會共同在在湖北荊州合創辦了第一所中文的「行道會荊州神學院」,培訓中國本土的領袖同工。教務推廣至荊州、監利、 圻水一帶,武昌鄉間村鎮各設支堂。到了1912年,他們在中國已經有超過一千名決志,歸向基督。1917 年美國行道會就有宣教士27位,並在嗣宜城、沙市、漢口等地相繼設堂;而瑞典行道會在鄂、新兩區則有62位宣教士。瑞美兩行道會在中國宣教的高峰期可説是在1912年至1926年期間,包括建立學校和醫療設施。這些宣教士都在中國辛亥革命期間至民國初期,在用基督大愛走遍當地。

四、中華行道會成立

在1924年,民國成立了13年後,在中國的信徒日漸成長,瑞典與美國行道會都陸續看見他們所種的樹苗,越發壯大,因此決議在武漢設立了不再附屬與美國或瑞典行道會的獨立單位 - 中華行道會。中華行道會在1925年盤點其服務狀況時,記錄了瑞典與美國行道會宣教士在湖北的成績:

1. 6個主要據點: 襄陽、樊城、南漳、荊門、荊州)和Icheng
2. 約40個服務站
3. 2家醫院(襄陽開辦同濟男女醫院;並努力計劃興建第三間醫院)
4. 荊州的神學院
5. 荊州的行道高中學校
6. 樊城的女子中學
7. 本地同工共146名

雖然已獨立運作,不附屬與任何系統下,但瑞典和美國行道會的支持與關係,仍然持續。美國行道會累計共差派了48位宣教士到中國,但到了1927年,有37位選擇回到美國,之後只有18位願意再次回到中國,其他的19位則仍選擇留在美國。1928年,荊州神學院的代表陳崇桂遠赴美國各行道會,分享中國當時的局勢。當被問到是否仍適合派宣教士到中國時,他回答說:「如基督是奢侈的,那你在這危險時刻為中國奉獻的金錢和人力,就是愚蠢的;但若祂是必要的,你就絕對不能在我們現在所面對這艱難與逼迫得日子不支持我們。 」因此,瑞典與美國行道會雖退至支援的角色,但仍默默地陪伴中華行道會的成長。1930年瑞典行道會資助了一位有名的醫生—李星階,在沙市創建私立康生醫院,也就是後來改名為「荊州市第三人民醫院」的前身。至1931年美國行道會共建立五十幾所教會並設立小學、中學、神學院和女子聖經學院、診所、同濟醫院、護士學校等。至1933年瑞典行道會在鄂、新兩區共設立了10所教會,宣教士53人;若不計新疆教區,也培育了華人的傳道共112人,領受聖餐的信徒人數達2,102人,主日學校19所。開辦有黃岡鄂東醫院,監利瑞華醫院,麻城福音男女醫院及沙市康生醫 院等。至1934 年美國行道會共設有8所教會、68支堂,宣教士27位,華人傳道64人,領受聖餐的信徒2,101人,主日學校39所。

【回目錄】

中華基督教行道會聯會

22042 新北市板橋區莊敬路8-1號12樓

電話:(02) 2831-7585

同工專區

登入